零点棋牌游戏_零点棋牌下注网址

當前位置: 首頁 >人才培養 >吳玉章學院

不問星光、不負韶華 ——四川大學本科生在國際化學刊物(IF=12.221)上發表一作文章

添加時間: 2019-11-20 發布者:超級管理員點擊次數:

今天,我們采訪到了一位“漂洋過海”,到美國以訪問學生的身份進行了一年研究的川大本科生。他叫羅悠然,是2019屆化學學院(吳玉章學院)的一名學生,交流期間的研究成果“”以第一作者發表于國際期刊ACS Catalysis (IF=12.221)上。


他對自己的本科生涯這樣總結:“初生牛犢不怕虎,星光不問趕路人,功夫不負有心人。”
初生牛犢不怕虎
羅悠然來自重慶,這座山城的豪邁與險峻在某種程度上給予了他敢想敢做的性格,“高中時就喜歡化學,喜歡動手,家里買了很多瓶瓶罐罐,后來覺得還是實驗室更安全,所以填志愿時義無反顧的寫了六個化學,到現在為止也挺喜歡的,不后悔。”
初到一馬平川的四川大學,羅悠然參加了許多活動,他說到:“就像是山里積蓄了多年的能量傾瀉在廣袤的成都平原上,沒有什么是可以拒絕的(笑)。”本科前兩年,他扮演過許多角色:吳玉章學院成員;全國合唱金獎川大隊員,校合唱團成員;化學學院合唱團總指揮;吳院學術部部長;川大圖書館優秀志愿者……他形容道:“我對所有工作都挺好奇的,初生牛犢不怕虎,想干就去干了,從來不會去想后果,因為很用心所以結果都挺好的,自己也很快樂。”
這個好奇心旺盛的年輕人最終選擇了科研,探究未知的神秘感讓他倍感著迷,這也讓他逐漸學會了專注和犧牲。人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,為了參加組會,羅悠然不得不放棄時間沖突的合唱團排練和自己的興趣。“我一直非常遺憾,放棄了樂隊,合唱,旅游什么的。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,你遲早得做出選擇,越早沉沒成本越小,這些割舍的經歷都讓我更加堅強。”
對于學業和榮譽,他有自己的一套行為邏輯:“學到本事肯定是最重要的,認真看書刷題,可能有幾門課會垮,但總體一定不會差。我一直對排名挺佛系的,申請時開了一個,我才知道給我排的專業第二。成績會帶來一些榮譽和獎學金,這只是一時的東西,但我選化學是為了做研究的,不是當學霸的,最重要的還是堅實的知識背景和良好的學習習慣,這是我今后職業生涯的基石。”
在四川大學“三進三結合”(進實驗室、進課題組、進科研團隊;教學與科研結合、課程與課題結合、教學團隊與科研團隊結合)計劃的鼓勵和支持下,羅悠然大一暑假就進入實驗室開始學習,這給他打下了堅實的科研基礎,這些經歷也幫助,通過了賓夕法尼亞大學系主任Gary Molandar教授的面試,作為交流的本科學生到美國做科研。據他說:“當時想出國申請Ph.D,總覺得手里沒什么拿得出手的東西。恰好當時吳院派我們去賓大上暑校,就趁機套磁到了Molandar教授那里,希望能過去長長見識。現在想起來,生活,課題組氛圍,自己的未來,什么都沒考慮,兩眼一抹黑就去了,挺佩服自己的勇氣。”
星光不問趕路人

圖1進行惰性氣體下的裝配工作

 

美國的課題組往往是多元文化的大雜燴,在賓大,羅悠然遇到了來自美國、法國、西班牙、法國、中國、韓國、日本的研究人員。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獨立的研究方向與課題,除了每天午飯時間閑聊一下,平時上班時間都會安靜的忙碌自己的工作。


圖2深夜歸途中默默陪伴的雕塑

圖3 組里畢業博士聚餐(中為導師Gary Molandar)

 

 

作為有機光催化領域的泰斗,Molandar組藏龍臥虎,既有博士畢業于耶魯的名校博士后,也有拒絕了MIT offer來到這里的研究人員。作為組里唯一的本科生,這給了羅悠然許多壓力。為了迅速上手并熟悉自己的課題,他經常加班到深夜,“白天得熟悉課題,調試儀器,分析數據,做實驗,向其他人請教;傍晚開始補課,看書,啃文獻,那時候1-2點一個人回去是常態,早上十點又回到實驗室,中午和周六周日也不休息。”

 

科研不會是一帆風順,特別是實驗類學科。區別于理論上的思考,實驗的突破需要實實在在的數據支撐來證明,這往往需要時間,經驗,和一點運氣。在摸索了近兩百個條件后,羅悠然逐漸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條件,并走上了正軌。“就像是漫漫地長夜,陪伴你的只有星星。你無言地看著星星,星光照著你。你熱切的找尋著月光,而某一個瞬間你終于看到了她。那種初見的感動是難以忘懷的。”他這么回憶道。

     功夫不負有心人

圖3  ACS國際年會有機分會場報告
 
長夜的等待帶來了豐碩的成果。羅悠然參加了同年波士頓舉辦的美國化學會年會,并以本科生的身份獨立進行了課題的研究報告演講,獲得了來往的研究生、教授們的興趣和一致好評。在異國他鄉用非母語流利地進行學術發言,他將自己的這種能力歸功于吳院英語教學理念和方法的改革,以及吳院英語教師張露露的嚴格要求和細心教導。自大二起,吳玉章學院的學生便在露露老師的要求下進行論文研讀,整理,制作PPT并進行學術報告。
除了會議上的通行證,羅悠然認為,他最大的收獲是對研究方向的認知與把握,使他更加體會到自己內心真正喜歡的研究方向和未來的道路,“想學習一些學科交叉的知識背景以解決合成問題。”并繼續在美國進行自己的研究,有朝一日學成歸來報效祖國。
 


系統登錄